【おそカラ/王姬】 童話(上)

おそ松王子xカラ松姬


睜開眼睛,カラ松只覺頭痛欲裂,像是被誰狠狠地用重物擊中般的疼痛感,他揉揉後腦試著緩解這個困擾。他緊皺著眉回想襲擊他的人,還未來得及想清楚就被「兇手」——他的執事十四松撲過來,只聽見他一直哭著說公主終於醒來真是太好了與及不住的道歉。


他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臉,很痛﹗看來不是在作夢,他反而更加感到混亂了,十四松剛剛喚他為…公主﹖為什麼他穿著女僕裝,雖然滿好看的,不對現在不該是想著這件事的時候。透過十四松他看見的是裝修得瑰麗堂皇的房間,睡在很舒服的純白色床舖上,驟眼看上去會讓還未睡醒的自己誤會,當頭...

【一カラ/donhira】Yes I Do…?

幾乎是每天的例行現象,一松在相若時間會帶上代表熱情真愛的紅玫瑰闖進赤塚辦公室。

「小貓咪現在已經是lunch time了,跟我去約會吧。」用力地推開門,大步地往右前方的第二個位子走近。

カラ松瞄了一眼電腦右下方的時間,剛好十二時正,「BOSS還有三十分鐘才到我的午膳時間,請你離開。」

「沒關係吧,才只差這點小時間。」一松朝他身後坐在最遠處,從他進來開始就沒停止抹汗的中年男士揮了揮手,「對吧小貓咪的上司﹖」

只見他點頭如搗蒜,生怕慢點答應就會被子彈招呼,想到一松首次進不來時便將公司大門轟爛仍心有餘悸。「松、松野君,你不如先去吃飯吧…」

「好的。」カラ松頭痛地揉揉額角,不想再額外帶給同事困擾,只好按下儲...

【おそカラ/偵探館主】Dying message

『おそ松 愛してる』


地面上歪歪斜斜的血字,即使是專業的鑑證專家也未必能第一時間確定其內容,然而おそ松卻一眼看出來了。

「你是笨蛋嗎…dying message是用來指出兇手的方法啊…」


到底おそ松該怎樣處理這些血字? 

如上面網頁開不了可按下面兩個選擇

  -要全部抹走嗎﹖

  -還是要留下﹖


謝謝你看到這裡

以往所有文章整理連結!


【長兄松/おそカラ】 Party Time

悠閒的平日午後,おそ松與カラ松兩人正躺在家裡無所事事。

「很閒啊——」躺在旁邊隨手翻著雜誌的おそ松不安分地嚷著。

カラ松照著鏡子,絲毫沒有要搭話的意思。

「カラ松? 」

「嗯? 」

「很閒啊カラ松,你不覺得應該找點事去做嗎? 就我們兩人。」

「嗯。」視線依舊沒從鏡中離開,連おそ松一直在用腳撩他的手臀也沒打算要理會。

おそ松咂咂嘴,再度將注意力放回才翻了半頁就被拋在旁邊的可憐雜誌。他用力地翻著書發出唰唰的聲音。

「カラ松! 」才沒安靜幾秒室內再度響起自己的名字,被唸到的人這才轉向聲音的來源,映入眼前的是被おそ松以腿夾著的紙張。

伸手將有點皺巴巴的紙取下來,「湖中女神像? ...

【チョロカラ】新年

2017年1月1日

難得的假期,不用上班也無須早起,チョロ松慵懶地翻了個身,習慣的伸手勾住枕邊人的脖子向他靠近。半睡半醒的他感到被回抱,睡眼惺忪地說:「早安啊カラ松。」

「抱歉吵醒你了。」溫柔的語調伴隨著輕輕的一吻落到チョロ松額頭上。

「沒事的,今天是新年感覺也該早點起床呢。」チョロ松嘴邊說著卻依舊眷戀著床鋪的溫暖。

更多的是捨不得離開カラ松的懷抱。

上班的日子カラ松會早起準備早飯,而每當放假的時候他總是會靜靜的等待自己醒來再抱著他。

——Honey工作如此辛苦假期時就多休息點吧,而且能如此專注看著你的睡顏是最幸福的事。

チョロ松覺得比以往更加留戀能睡到自然醒的時光都是カラ松的錯。這種感覺真的超幸福,所以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