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カラ/donhira】Yes I Do…?


幾乎是每天的例行現象,一松在相若時間會帶上代表熱情真愛的紅玫瑰闖進赤塚辦公室。

「小貓咪現在已經是lunch time了,跟我去約會吧。」用力地推開門,大步地往右前方的第二個位子走近。

カラ松瞄了一眼電腦右下方的時間,剛好十二時正,「BOSS還有三十分鐘才到我的午膳時間,請你離開。」

「沒關係吧,才只差這點小時間。」一松朝他身後坐在最遠處,從他進來開始就沒停止抹汗的中年男士揮了揮手,「對吧小貓咪的上司﹖」

只見他點頭如搗蒜,生怕慢點答應就會被子彈招呼,想到一松首次進不來時便將公司大門轟爛仍心有餘悸。「松、松野君,你不如先去吃飯吧…」

「好的。」カラ松頭痛地揉揉額角,不想再額外帶給同事困擾,只好按下儲存的按鈕放下工作步出了辦公室。「不過抱歉我今天有約,請你別跟過來。」

「有約! 小貓咪你約了誰? 你怎麼可以在我面前跟其他人約會? 那個人到底是誰,我這就派人去幹掉他。」

「閉嘴! 你是否一張嘴只會說這些,別隨便拿別人的性命來開玩笑。」カラ松難得發怒,在期限最後一天被強行拉走已經讓他甚是不滿,一松還不斷地騷擾他,要他形容那就是一直圍著腐肉嚶嚶嗡嗡的蒼蠅。待會趕快吃完再回來趕工,看來今晚也只能加班補回進度,他再度嘆了口氣。

一松垂頭很乖的沒再作聲,直到他依然跟著カラ松進到便利商店再拐到附近的公園上的長椅旁坐下來。

「我不客氣了。」カラ松輕易的將即棄筷子掰開為完整的兩邊,打開便當的蓋子將香噴噴的炸雞塊夾進口中。

一松靜靜的守候在カラ松旁邊,他知道他的小貓咪根本沒有約,每天都用上同一個藉口這一定都是害羞的舉動。

他看著カラ松的側面,瞧著他狼吞虎嚥地將扒著飯。他喜歡カラ松工作時很認真的模樣(雖然他認為是過分認真),更喜歡只有在他才發現到的可愛一面,例如平日總是毫無表情的臉只有遇上炸雞塊時才會露出些微不易察覺的笑容。只要開始在意一個人,便會想瞭解他更多的事,當發掘出只有自己才知道關於對方的小秘密時,是否就代表跟對方的關係更進一步了呢。

「慢慢吃吧,我們還有很多的時間。」一松愛惜地抹去沾在カラ松臉上的飯粒。

カラ松往旁邊縮了縮,「我可是…男人啊。」

「這不是明擺著的嗎小貓咪…我喜歡的是你的靈魂,與你的性別無關。」

要是正常人想必會被感動到吧,カラ松暗忖。他一定不是個正常人,不、不對,就因為他是個正常健全的成年男性才不可能被兩三段說話就輕易愛上另一個男人吧,又不是漫畫裡的情節。想來有錢人的思維從來不是他所能理解的事情,想要多少女人也罷只要撒點錢女人就會源源不絕地主動送上門吧。

「啊…所以才對女人厭倦了要從不同的地方找新鮮感吧。」カラ松恍然大悟,沒為意地嘟嚷著。

「カ、ラ、松…」

當カラ松發現自己說錯話,他趕緊將剩下的便當倒進胃裡準備逃亡之際,還沒站穩就被一松給按回在椅上,一松陰沉的表情佔據了他整個視野。

到底是一松的手在發抖,還是他自己的雙腳禁不住地顫抖,カラ松只覺得渾身哆嗦。

沒有預期中被子彈穿過腦袋,只有被一松緊緊抱著與激動的哭喊聲,「嗚嗚小貓咪你怎麼能這樣想我﹖」

沒有被幹掉讓他整個人放鬆下來,只是他還未能享受片刻的安心已被胃裡翻來覆去的感覺給折磨,大概是吃的過急與突如其來的緊張感讓他快吐出來。試著捶打及推開硬是賴在他身上的一松,想當然爾他失敗了(順帶一提他從未成功過)。

最後還是吐在一松身上。カラ松心想這次他真的死定了。

一松打個響指,黑色西裝的男性立刻出現在他身後畢恭畢敬地等待指示。一松在他耳邊悄聲說話後讓他離開。接著將身上沾滿嘔吐物的外套扔在地上,「小貓咪我帶你去見醫生。」

「真、真的很對不起! 不過我已經沒事了請讓我回公司…」カラ松想起還未趕上進度的工作,又是一陣胃痛。

「公司那邊已經幫你請假了,你的工作其他同事會幫忙負責的。」一松將カラ松的手搭在自己肩上,扶他緩緩離開公園。本來身型已經很瘦削的カラ松再加上剛才的騷動後再也沒力氣推開一松,任由他將自己帶上車再駛回一松的大宅。

「那、那個…一、一松? 說好的去看醫生呢?」カラ松試著裝作很冷靜地詢問。

「我已經請醫生過來了,放心他是很值得信賴的人。」一松試圖展現他最善良而和藹可親的笑容讓他平靜下來,對他而言現在的カラ松就如受驚的小動物一樣惹人疼惜惹人憐愛。

不,我擔心的是你啊。カラ松將這句話往肚裡吞,他大概也說出不口一松現在表情的可怕程度僅次於趕不上進度時老闆那個扭曲的臉容。


====================================



在柔軟的大床醒來的カラ松揉揉眼睛伸了個懶腰,吃過藥後就昏睡也不曉得已經睡了多久,從窗外射進來月光,他看到趴在枕邊的一松。

對了這裡是一松的家裡,不愧是老大連客人房都比他的房子要大。不對現在該想的不是這件事,是該先逃走還是趁他未起來時逃走好呢,他輕手輕腳地拉開被褥,雖然他深明這樣對屢次幫助他的一松很抱歉,理智的小精靈也告訴他若一松若要困住他可有萬千種方法不必等到此刻,情感的小天使亦勸喻他別太衝動再度作出也許會傷害一松的事情。

カラ松回想起來剛才一松摟著他哭的模樣不免有些內疚,之後發生的意外更讓他未能跟他好好的道歉。再細心思考除了每天定期三次(早上、午飯、放工)都在身邊打轉外,一松的確是沒有作出任何傷害過他的事,嚴格來說總是讓一松受傷的是自己才對。

「對不起,一松…」

一松微微動了,不一會兒才慢慢的睜開眼睛,雙眼迷濛的望著カラ松,「醒了嗎﹖」

「抱歉是不是吵醒你了﹖」

一松搖搖頭,他坐在カラ松旁邊,疲累地倒在他的大腿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小貓咪你現在好點了沒? 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的?」

凝視著總是呶呶不休稱他為『小貓咪』的男人,正沉穩地趴在自己身上的模樣才更像是貓吧,カラ松忍俊不禁。在他的手差點覆上散亂的髮絲之際,他猶豫了。這樣會讓一松產生更多錯誤的美好幻想吧…懸著的手遲遲沒有落下。

「小貓咪,我是真的很愛你。我想這是我第一次如此重視如此在意一個人,從第一天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我命運之人,比你能想像到的更多地佔據了我的心。我不想強逼你做些你不想做的事,我會等你,等你有天接受我了,等你主動告訴我可以了我才會下手。所以小貓咪…可以不要害怕我嗎﹖」

カラ松還是將手放在一松的頭上,輕輕的如哄小孩般溫柔地撫著他的頭髮。


從何時開始已經很習慣這傢伙闖進了自己生活的圈子呢。



【END】

「Buongiorno,小貓咪。」打開家門,映入眼前的是單手撐在門邊,垂著的手拿著一大束紅玫瑰,似乎已等候一段時間的一松。

「Boss能否請你別再每天來找我呢﹖」カラ松無比誠懇地請求,雖然他很是感激這位救命恩人,只是一星期以後仍舊每朝看見這位疑似黑幫老大在他家門前等待,難免覺得煩厭。

「No No No, 小貓咪不用擔心我。」一松不曉得是故意還是真的沒聽憧箇中意思,「能見到你是我的榮幸,一點都不會覺得很辛苦。」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算了,那請Boss你讓開別擋著我的路。」カラ松猶豫著他一下步的行動,上次他試著推開反被抱著的感覺他實在不想感受第二次。幹脆以後在公司睡算了,反正還有很多工作未完成。他認真的思考這個可能性。

「我說,小貓咪能否別這樣叫我…你可以叫我一松或者是darling也可以的喔,不用覺得害羞。」

「如果你能別再叫我小貓咪、不,你別再在我面前出現的話我是可以考慮…」

一松摸摸下巴,「其實我覺得由小貓咪口中的Boss別有一番風味。」


Buongiorno: 早安

【相識第100天】

「今天是我們相識的第100天呢小貓咪,Ti amo。」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總之別騷擾我。」

「Ti amo就是意大利語的我…」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阿門。」

「就算是我也知道佛經最後不應該加上阿門吧…對著調皮的小貓咪我可是很有耐性,看著我,我會每天、每天都跟你說,直到你聽懂這組字的意思為止。カラ松Ti amo,I Love You. 」


【相識第100天】

「今天是我們相識的第1000天呢小貓咪,Ti amo。」

「我也愛你。」

 

 

 

【END】

 

 

 

謝謝你看到這裡~

以往所有文章整理連結!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