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兄松/おそカラ】 Party Time

悠閒的平日午後,おそ松與カラ松兩人正躺在家裡無所事事。

「很閒啊——」躺在旁邊隨手翻著雜誌的おそ松不安分地嚷著。

カラ松照著鏡子,絲毫沒有要搭話的意思。

「カラ松? 」

「嗯? 」

「很閒啊カラ松,你不覺得應該找點事去做嗎? 就我們兩人。」

「嗯。」視線依舊沒從鏡中離開,連おそ松一直在用腳撩他的手臀也沒打算要理會。

おそ松咂咂嘴,再度將注意力放回才翻了半頁就被拋在旁邊的可憐雜誌。他用力地翻著書發出唰唰的聲音。

「カラ松! 」才沒安靜幾秒室內再度響起自己的名字,被唸到的人這才轉向聲音的來源,映入眼前的是被おそ松以腿夾著的紙張。

伸手將有點皺巴巴的紙取下來,「湖中女神像? 為什麼手上拿的是阿波羅像? 」

「不對不對,你再往下瞧。」

沿著顯眼的圖片看下去是印刷了“守衛深嚴”的四個大字,カラ松頓時雙眼發光。

「要去嗎? 」おそ松明知故問。

「要去! Let’s enjoy ourparty time! 」カラ松興奮地往他的方向爬去,不慎碰到了おそ松還懸在半空的右腳。

「啊! 抽、抽搐了! 」

カラ松拼命地道歉,邊幫忙將其放回地面。「這樣有沒有好一點?おそ松兄さん? 」他輕柔地按摩著小腿。

抽搐的痺痛與被溫柔地觸碰所產生蘇蘇麻麻的感覺讓おそ松不禁咬咬牙,「再往上一點。」

「是這裡嗎? 」手移至大腿上。

「接近! 不過可以再往上一點、再往右一點的方向…」おそ松撐起身順勢將カラ松拉近,靠在他耳邊細細地說道。「我可愛的弟弟難道不覺得應該在我們出發前先補充點精力嗎? 」

「乖孩子。 」

おそ松笑著摸了摸カラ松的頭。

 

 

 

事情到底為什麼會發展成這樣… カラ松也想知道他抱著比自己還要重,而且看上去也好不美麗的女神像逃亡到底是要搞什麼。

他壓抑著急速的呼吸,沒命地往前方奔跑。

加快了步速,想從前方的轉角處甩掉追兵,卻在盡頭時發現這是一個胡同。

「知趣的話就乖乖地給我束手就擒!」後方傳來得意洋洋的話語與賊賊的笑聲。

「讓我們追著你跑了很久啊Blue。」另一個咬著牙狠狠地說著。

カラ松回頭向兩位『老朋友』——一直以來都在追捕他們的警官貶了貶眼睛,神態自若得絲毫沒有被逼至牆角的感覺。

「My dear oldfriends, 到底elegant的女神握住的奇怪物品有什麼含義? 」

被提問的二人相互交換了一個眼神,茫然地搖了搖頭。

「哼是這麽一回事啊…」誇張地嘆了一口氣,「那麼我也不能在你們身上浪費時間了。」

說起來,事情會變得這樣麻煩不就因為突然拋下一句『待會見』就將自己往前推然後跳落下一層的他的拍檔RED——おそ松嗎。

無論如何得先會合,カラ松剛才只顧著逃跑而將跟他中途分開的おそ松拋諸腦後。

 

「久等了﹗」此時從後方傳來的是おそ松的聲音。「我可愛的弟弟受你們照顧了。」

 

「終於等到親手捕捉你們的日子了。」「乖乖的跟我們走吧。」警員將注意力轉為おそ松身上,從腰間拔槍指向他。

 

「兩位別拿著花指著別人,這樣很危險的。」

 

「「什麼時候﹖」」手上持著不知何時被換成的紅色玫瑰花,原來的槍枝則在おそ松手上把玩轉動著。

 

「好了,遊戲我玩膩了。」おそ松舉起槍正對準兩個蒼白的臉容。「以這個破女神像來引我們上釣卻還是捉不到我們的遊、戲。」

 

カラ松趁機拋下了煙霧彈,隨著砰的一聲巨響一陣白煙冒起,おそ松繞過擋路的人拉起了カラ松的手,「走吧。」

 

地上只剩下兩支一紅一藍的玫瑰,代表他們出現過的證據。

 

 

 

在華麗的演出過後,紅藍雙盜乘著氣球離開這個舞台,只留下氣急敗壞的追捕者們。

 

「再見了﹗」雙手環繞在カラ松腰間的おそ松得意地做鬼臉。

 

「哼這次也輕鬆的完成。慢著Brother為什麼你沒抱著our goddess﹖」

 

「好過分,在我面前還提其他女人﹗」おそ松將頭埋進他的胸膛,裝作不滿地嚷著。

 

カラ松無視沒意義的抱怨,「你該不會將它遺漏在博物館裡面吧…」

 

「怎麼可能﹗」在他安下心來想著おそ松一定是另外有更好的辦法之際,おそ松再次說道﹕「我將它放回原處了,對於如此短的時間內便能做這麼多事的長男大人有更愛上我了嗎﹖」

 

「OH my osoma~tsu! 你知道你剛剛扔下了六百萬嗎﹗Six million!」

 

「咦﹖那個女神像不是單純引我們上釣的利誘嗎﹖カラ松我們快點折返,去取回我們應得的報酬。」

 

「不要﹗你忘了剛才我一個人被追著跑時的狀況了嗎﹖」

 

「最後我不是很帥氣地登場救你了嗎﹖」

 

「說到底就是因為你才讓我陷入big trouble…但是當時的おそ松難得地帥氣。」カラ松向おそ松拋了一個媚眼,「跟你在一起的時光就是最棒的good time!」

 

「難得地什麼的太多餘了,算了,那個女神就留給已經夠可憐的他們。因為…」おそ松將手伸入カラ松左邊胸前西裝外套裡,隔著襯衫來回地撫摸著。「最重要的東西早就得到手了,我的カラ松。」

 

 

 

【END】



這次是おそカラ一本勝負的題目,我終於有一次能趕上!XDD

感謝主辦將限期延長了要不然我應該一輩子都趕不上XDDD

想到party time就想到了怪盜,可是寫完後卻覺得沒什麼派對的感覺…真是很抱歉><

最大心願是聽到哥親口說俺のカラ松;;__;; (所以寫那段時是最開心XD)



一點相關的設定﹕

就沿用了塔坊裡面的怪盜設定,六胞胎都是怪盜。

基本上失手次數為零,因為其中一個被抓到了會連累到其他五個所以行動時都會很合作XD

カラ松一直被弟弟唸他會在臨走前放下一朵藍玫瑰作記號,一來很麻煩二來更易被捉到。一同出沒時只有他一個人會這樣做。

長兄兩人常私自行動(約會),這時おそ松會陪カラ松一起留下記號。

おそ松會魔術也是因為カラ松喜歡華麗又浮誇的效果而被逼著一起學。

會被唸很麻煩所以只有カラ松知道他會,也只有兩人行動時才會玩玩。

因為長兄二人很隨性又難搞而且出沒次數頗高所以是警察特別頭痛的對象,可是大部分時間也只是偷走後放回原位/大門處,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放上之前寫同是怪盜PARO的小短篇,兩篇沒有直接關聯XD


謝謝你看到這裡~

以往所有文章整理連結!

最後請求感想/意見><

噗浪連結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