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擊paro / 長兄松】第一章 - 被馴養的龍與騎士

-帶有原來記憶的他們流落到異世界
-空松為第一視點,尋找其他兄弟為展開
-因為不懂日文,所以除了他們六人的設定外其餘都自己責任發揮,如有雷同/完全不同請見諒> <
-希望能寫成長篇



   第一章 - 被馴養的龍與騎士



在某個遙遠的小村落,是個連魔物都不會主動打擾的寧靜之地,村民世世代代平穩的生活著。


直到有天晚上村內某間民舍外面傳來的熊熊火光。


於第二天清晨受到火龍襲擊的事情已傳得街知巷聞。眾人皆恐懼著著魔物的到來會為村莊帶來毀滅,可是由於村民一直過著安逸的生活,能夠屠龍的合適人選可說是沒有。此時此刻能將希望託付的只剩下半年前突然到訪的騎士。


受到了眾人的囑咐,村長拿著委托的信函來到了騎士常待著的湖邊,聲淚俱下的請求著。


「哼,只是一條會噴火的小龍才不足為懼,讓我用我的愛去感化牠。」輕奏著手上的豎琴,坐在樹蔭下的騎士如此說道。


那人身上披著藍色的披風,看不出是保養得宜還是根本從未上過戰場閃閃發亮的銀白色並帶有華麗花紋的盔甲,穿在底下是閃亮得令人刺眼的淡藍色緊身長褲。平日更是只手執著讓人猜不透意圖的豎琴,除了腰間掛著代表著騎士象徵的劍外著實令人懷疑他的身份。


「那就拜託你了,空松騎士大人。」看見對方自信滿滿的一口答應了請求,村長才終於放下心頭大石。


「放心交給我吧Mr.村長。」接過了村長手上的信函,上面寫著委托請求、懸賞金額以及龍的特徵。頭上長著惡魔之角、兇猛的外表、尖銳的龍牙、長長的尾巴,生氣時會以其龍爪破壞農作物及噴火襲擊人類,一條兇惡無比的高級魔龍。


空松看著上面懸賞的金額,感到上天對他的眷顧,整整1萬金幣,足以讓他湊夠能開始找尋其他兄弟的旅途的旅費。


要說起那已經是半年前發生的事情了…



=================================



在一個帶著絲絲細雨的晚上,空松在睡夢間感受到了異樣的觸感打在臉上,皺著眉伸手打算將其揮開時卻只撲了個空。可是些微刺痛的感覺依舊並未停下來,他洩氣地將手放在額頭上,終於發現到那些調皮地打擾他睡眠的是水滴。


誤以為是屋頂漏水而猛地將身子坐直,打算查看室內及其他兄弟的情況,映入眼簾的是被他想像中更惡劣的環境。


家裡沒有水浸,兄弟似乎也並未受到騷擾,因為現在只餘下空松獨自一人在陌生的林木之間。


那是空松誤闖進異世界的第一個晚上。


今夜同樣地帶著微微細雨,聽著雨點打在樹葉上淅瀝淅瀝的聲音,讓他不禁想起了當晚的情景。


每當下雨的日子只剩下自己一個的孤獨以及無助感便會湧上心頭。一方面空松憂慮著若是其他兄弟也被帶進這個世界他們的安危,另一方面他偶爾想到若然在這裡的只有他自己一個…


空松搖了搖頭,然後再次將精神集中。


閉上眼傾聽著雨的聲音。


若是龍今晚出動,牠必定會經過這條往村莊的唯一道路。已經通知了所有村民在龍被收拾以前都躲在家裡,此時會經過此處的只有魔龍了。


下雨會增強水屬性魔法的威力,而且在雨中比較容易隱藏自己的行蹤不被發現。


雖然是對火屬性的魔龍不利的天氣,空松卻確信牠今晚一定會出現的。


過了沒多久就聽到輕快的腳步聲接近著,空松嚥了口水,他拚命的壓抑著緊張的情緒,縱然平日有作鍛煉,跟大型的魔物對決終究還是第一次。


他小聲地詠誦著攻擊的魔法,能作出突襲只有這麼一下子,若是成功了就能大大的減低龍的力量,所以他不容有失。


三步、兩步、一步,龍終於走到了空松的前方,他快速地跳出來並唸完最後一個音節,狂暴的水柱從劍尖轟向敵人的位置,沒料到被埋伏了的龍就這樣被狠狠擊中。


空松沒放過機會將劍指向躺在地上抽搐著的龍,助跑著衝到面前卻在給予其最後一擊前突地停了下來,空松舉著劍的雙手正顫抖著。


「小…小松…? 真的是你嗎?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躺在地上的並非什麼殘暴的惡龍,而是他最熟悉的臉容——松野家的長男、他唯一的哥哥、松野小松。


無論如何也不會忘記的笑容,唯一跟記憶不同的是頭上長了雙角,身後長長的尾巴及雙翼。


「聽說在這裡有個穿得很痛的騎士,就來找你了,跟魔物對戰時還會穿著閃閃發光的褲子的笨蛋騎士也只有你吧。」露出了往常一般的笑容:「傳聞是真的實在是太好了…咳…」


勉強說完話後小松吐出了鮮血,難掩臉上痛苦的神情。


「神聖的水之精靈啊,請求汝等賜予吾祝福之力量,以治療世間上受傷的靈魂。」空松沒有一絲猶豫地唸唱出了治療的魔法,雖然他也不確定這種法術對現在身為魔物而且還是火屬性的小松會否有效,不過此時此刻他也只能先嘗試了。


藍色的水之光芒緩緩的聚集在小松身邊,然後溫柔地包圍住他的身飄浮到半空,他的表情才稍微緩和了一瞬間,立刻像是被火燙著整個人痛苦的揮舞著雙手,拼命的將身旁的元素甩開。


見狀空松立刻將魔法解除,將從半空中急墜下來的紅色身影穩穩地接著。


「對不起,大哥,對不起…」哭著的對懷內的人道歉。此時他才痛恨自己身為水屬性的騎士,悔恨自己不小心的行為給小松帶來了莫大的傷害,為了救小松他做什麼也願意。


空松苦苦思量著各種的方法,帶回村莊一定會受到村民的抗拒以及制裁,若是帶著受重傷的小松也沒辦法平安穿越前方的森林到達下一個城鎮。


「不…還有一種方法…」


將小松輕柔的放在旁邊的草地上,然後拔起了腰間的寶劍,開始詠唱著另一種法術。



================================



……松………來……


隱約聽到遙遠的地方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是誰? 


想開口才發現聲音發不出來。


……松……起來……


「是誰…? 這裡…是哪裡…?」空松醒來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滿是憂慮的臉容。


「太好了空松你終於醒來了。」被面前的人緊抱著,回過神來空松才想起來昨晚發生過的事情,從小松的懷裡掙開來緊張的檢查著對方的身體。


「小松哥哥你沒事吧? 現在還有哪裡會痛嗎?」


被弄癢而哈哈大笑著的小松邊揮著手邊說著沒事,然後他坐到空松的正前方,表情凝重的看著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空松聞言立刻整個人趴在地上,「對不起,我不知道是你所以才會攻擊的… 真的很對不起!」


「我指的不是這件事。」小松拉開了上衣指著胸前的五芒星陣圖案,「這個是怎麼回事?」


空松低下頭沉默著,過了半晌才緩緩的開口說道:「我不希望小松你有事…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辦法。」


「你是笨蛋嗎? 你知道這代表了什麼嗎? 」


「我當然知道了,大哥和我從現在開始就是命運之人,共享著生命的重要伙伴。」空松將手放在自己胸前並緊握著拳頭,「沒什麼比小松你更重要了。」


「笨蛋…若是跟惡魔達成了契約,就一輩子都沒辦法解除了,而且我受到的所有傷害也會平分給你,真正意義上的共享著生命…」


「我本來就沒打算要離開小松你的身邊。」空松堅定的說著。


「算了,反正也沒有能解除的辦法。」


「說起來小松為什麼你會被高價懸賞? 你做了什麼bad thing而被村民討厭了?」


「不就只是打了個噴嚏嘛…」小松接著拍動翅膀讓自己浮在半空中,將右手食指平放在鼻子前得意洋洋地說:「現在哥哥我不只會乳頭噴水了,連鼻子和嘴巴也可以噴出火焰了,是不是很厲害?」


「要是只有這樣村民不可能會這樣生氣吧。」


「…吃了他們種的梨。」


「還有呢?」 


「……呃…就稍為噴火嚇了他們,誰叫他們只看見我的外貌就只顧著逃跑。」小松咂了咂嘴表達不滿。


「所以就得到了兇猛的惡龍四處在破壞農作物,而且會主動攻擊人類的傳言了。小松你啊…」空松嘆了口氣,正打算開始訓話時再次被小松抱住了。


「難得以為找到了你的線索,歷盡艱辛終於來到結果大家都只有被嚇到跑走…哥哥我…也是會覺得寂寞的啊…」將頭埋在了藍色騎士的肩上,然後他感覺到了被人溫柔的摸著自己的頭。


「對不起呢小松哥哥…本來想由我盡快找到你們的結果還是先被你發現到了。之前那段日子都不在你身邊真的很對不起,不過往後的time我都會一直在你身旁,不會再讓你受到傷害,I promise!」伸手將對方拉進自己的懷裡,像是安撫著心情不好的小孩一樣哄他。


「嘛,反正之後達成契約了空松你也離不開我了。」


「Of course,首先我們先回村跟村民誠心誠意地道歉吧。」


「我不要! 我不回去啊放開我!」小松聞言立刻想轉身離開,卻被空松抓緊著。


雖然能勉強穩住了在掙扎的龍可是卻沒多餘的力帶他回去,空松只得出動最終武器:「若跟他們說頑皮又貪玩的小龍已經被我馴養了,也算是達成了本來的任務,那個mission好像…是有1萬金幣的賞金…」


「1萬元? 回去回去! 我們現在就回去! 這麼簡單就有錢收Lucky! 不過我覺得他們太小氣了,像我這種又帥氣又強大的魔龍至少也應該有100萬獎金才對吧?」聽到了賞金立刻改變了本來抗拒的態度,差點就想抓著空松飛回村落領取獎賞。


「在這條村莊1萬已經是很天價的懸賞了,而且我不想小松你的名譽受損,只有這種事絕對不能接受。」


「嘛這種事情沒關係吧最重要的是錢! 空松我們快點回去!」小松高興得在半空中打轉,尾巴差點甩到了空松也不自覺。


空松沒好氣的笑著,只要兄弟平安無事就是最大的幸運了,邊這麼想著邊追趕著已經向前飛了一段路程的紅色身影。



【END】




終終完成了這篇! 痛擊的設定真的超打中我;;_;;

惡魔長男和騎士卡拉真的超級喜歡!!!!!

雖然我本來是osokara派的,可是寫這個PAROA總覺得有點走向了karaoso的走勢XDDD


說起痛擊...我這輩子第一次課金…就為了那該死的語音…(本來是堅持不課金派失手了;;_;;)

超想要騎士卡拉,然後我抽到了速度各2隻...哈哈...(眼神死)

雖說在兄組當中,真心覺得卡拉是比較不好用,超痛的主動技,為什麼攻擊完自己會扣血,真的好痛好痛XDDDD

可是這樣我還是想要他啊;;口;;

然後十四和一松也超好用! 尤其十四的那技真的很無敵!

可是...可是... 我...

抽到了兩隻TOTTY!!!!!! 啊為什麼要如此傷害我QQ

所以…我放棄了遊戲,到現在還未有勇氣打開…(吐血)


因為在遊戲裡面他們都是保留了原來記憶所以也讓他們保持著記憶的展開旅程。

有點想把整個故事完成XD

下篇沒意外的話會是長兄二人的旅程/找到秋羅吧。

希望會有人想看完整篇;;_;;


謝謝你看到這裡~

以往所有文章整理連結!

评论(1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