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陸松】 記號

-另一條世界線(?)估有慾很強的輕松




「松野君今天要一起去喝一杯嗎?難得完成了一份大項目去慶祝一下吧。」


「今天還是算了,不想讓家裡的人等太久。」


「你和太太還真的很恩愛呢,不過多口問一句松野君你不會偶爾想喘口氣的嗎?」坐左旁邊的同事打哈哈說著若是被老婆管這麼嚴一定受不了。


輕松下意識摸著戴在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與其說是被管得很嚴,倒不如是我這邊無時無刻都想跟這隻怕寂寞、愛黏人的『小妖精』見面。」故意迴避了稱謂,偶爾這樣說一次好像也不壞,無視了同事帶點詫異的目光,拿起了公事包走向大門。「辛苦了,那我先走了。」



=================================



除了新入職時和不能推卻的應酬外,輕松從來不在下班後跟同事聯誼,除卻想避免跟他們有太多無謂的接觸,更重要的原因是從自立起就一起生活,家裡排行第二名的兄長——松野空松。


為了每天盡早回到家跟他見面。


並非空松要求輕松必須要立刻回家,相反他還情願輕松多點跟同事增進感情,每次都只是被推托搪塞過去就算了。跟空松的說法是怕他不在家裡會被搞得亂七八糟,在公司裡會偽裝為已經結婚了所以得趕緊回家。


只要完成了一項比較重大的工作,輕松都會繞遠路到家的另一邊買空松最愛吃的炸雞與酒,兩人會一邊吃著一邊說著很無聊的小事情。當輕松抱怨煩人的上司和多事的同事們時,這時候空松會輕拍他的頭,靜靜的聽他發牢騷。


輕松在家門前習慣性地想要把手上的婚戒除下,輕松將戒指收進衣袋前猶豫了一下,然後重新將其戴回手上。


按了門鈴靜待裡面的人替他開門,門匙正安穩的放在公事包裡,只是他很享受被家裡的人迎接的那種感覺,這都是在兩人搬進新居後才有的情感。或許應該說是一個期待,渴望著每天辛勞工作後回到家裡有人在等著他。


開門迎來的是熟悉的笑顏:「歡迎回來,今天這麼早?」


「嗯剛剛完成了一項大項目,難得可以早點回家。」進到家門裡單手將領帶除下,微笑著遞出左手拿著的物品。


「輕松你的手…」空松留意到輕松的手上的指環而問道。


「這個?是你最愛吃的炸雞,替我拿進去好嗎?」明知對方詢問的對象並非散發著濃濃香味的袋中之物,輕松故意的在交接時握住了對方的手,「空松謝謝了。」


「是兄弟的委托哪有拒絕的可能,交給我吧。」


「那就拜託了。啊真的有夠累的,同事又不合作那個上司又諸多要求總是最後一刻才作更改,屁毛都燃燒起來吧。」


「工作辛苦了,今天晚上在美麗的月色映照下讓我倆一同品嘗辛勞後的果實、成人才能嚐到的甘甜。」空松開心的提著裝著酒與美食的袋子。


「不,在工作的只有我吧。」


「No no no,輕松,在家裡也有家裡要忙的事情,要是能有妖精的協助就幫大忙了。雖然偶爾其他brothers也會來幫忙…」


「要是紅色和紫色的就不需要了。」輕松向著空松的方向逼近,頭靠到連彼此呼吸都能感受到的距離,過了半晌才緩緩後退了一步,「那兩隻傢伙總是挑我上班時才來,明明你的話有我在就夠了。」


一瞬間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的空松,笑著說:「輕松是感到寂寞了嗎? 來吧來到哥哥的懷抱,今天作為特別讓我最親愛的輕松來撒嬌。」張開雙手裝作迎接。「咦?」


空松會感到奇怪並非毫無道理,本來預計會被視若無睹的動作、輕松非但沒有無視沒有推開反而順從的緊抱著,輕松將頭靠在空松的肩上。「我有空松一個就足夠了。你也是吧?」


「咦… 呃、是、是的,哼,能夠得到兄弟你的重視is my pleasure。」感覺到對方的異樣,空松只得用空出來的手拍拍弟弟的頭。


「抱著我,空松。是你叫我來抱著你的吧,而且…」


空松聽話的以雙手環住輕松,還得小心翼翼盡量不讓袋子碰到他的西裝外套,「而且?」


「你還未回答我,有我一個就夠了,對吧。」


「這是當然! 你是我最重要的兄弟。」拼命思考著能安撫懷裡的人的話語,「他們才不是專挑你上班時才來,要說為什麼…哼一定都是命運女神所開之小小的玩笑。要是想念他們,不如tomorrow讓我倆帶點愛的禮物回老家探望? My dear brother?」


「好啊。」


「那就太好了讓我先打個電話告訴他們,還是說明天突然的到訪給予他們一個surprise? 你說哪個…」 


「閉上眼。」 


「咦?」


「我說,閉上眼。」


對於每次都不帶稱謂的弟弟早已習以為常的空松,也覺得今天的輕松比往常的更要強蠻。想著也許是最近工作壓力太大,今晚讓他好好的發洩,不過之後也得跟他教導對哥哥說話的方式。


話雖如此仍舊順從的緊閉上眼,靜待著對方的行動。


隱約聽到翻找東西的聲音、被捉住了的左手,與無名指上冰冷的觸感。


「可以了,張開眼睛吧,空松。」


「這、這是…?」呆然的看著手上的指環。


「愛的禮物喔。雖然不是帶回家裡送給他們,是我送給你的,愛、的、禮、物。」輕松故意放慢聲調,湊到空松的耳旁緩緩的吐出最後的四個字詞


還處於混亂狀態的空松還未能正確接受所有訊息,可是光這麼一個舉動已足以讓他面紅耳赤。


「空松,跟我結婚吧。」


「咦? 結、結婚? 等等…你是在開玩笑吧? 」


「我是認真的。我想養你一輩子,想每晚回到家裡時都有你在等待我,不對應該說我只想讓你等我一個。嗚我知道這樣的想法好奇怪可是…可是…」本來是自已提出的念頭,卻在話說出口後感到了些微的後悔。


「夠了輕松…這份禮物…我…」空松神色凝重的直視著眼前一臉快哭出來的輕松,然後深深的吸一口氣:「這份禮物我接受了。」


「咦?」


「被你包養一輩子也not bad,應該說是…很開心原來輕松也有跟我一樣的感情。由那時候你跟我說的最壞情況會養我,之後真的只找我一起搬出來,本來、本來已經覺得enough,很足夠了…」


「空松…」


「到剛剛看到你手上的ring,差點以為要從未開始發芽的戀情中失戀了。」空松有點難為情的摸了摸自己的頭髮說著。


「你是笨蛋嗎? 」輕松忍不住叩了空松的頭,「如果我要結婚不可能不先跟你說吧。對了,我要跟你宣佈一件事,很重要的、人生的大事。」


輕松撫上了空松還停留在臉頰旁的手。


「是什麼事情呢brother?」


「我要結婚了。那個人你都認識的,他叫松野空松。松野家的次男,很痛可是很溫柔,會每天等我下班、會聽我抱怨公司的事、會輕拍著我的頭鼓勵著我的那個笨蛋。」


「你真的決定好了? 這聽起來是一條滿是荆棘的道路,你真的願意跟這個人一起走嗎?」


「當然。那麼松野空松先生,你又願意嗎?」


「Yes! I Do! 我松野空松願意與松野輕松一起接受這名為愛的試煉,一直生活在一起直至死亡將我們分開。」


「好痛好痛,不愧為元戲劇部的你,說這些很痛的對白還可以這樣淡定。」


「這可是正式的婚禮誓詞,雖然我的確是在以前的劇本上見過。輕松哪裡受傷了快讓我看看。」空松擔憂的問道,並打算扶笑得快要跌到的輕松卻被對方避開了。


「不不不,沒事,真的沒事。」輕松揮了揮手,「我們還是快點進去吧,炸雞都變涼不好吃了。」


「有你在身旁,無論是怎樣的飯菜都很delicious。」


「的確呢,我也是這樣認為。」輕松突然停了下來,牽起了戀人的手與他十指緊扣,「吶空松…我可以…」


還未待說完就感到嘴唇上的柔軟,被拉過去的輕松腦袋一片空白的接受著空松如同蜻蜓點水的吻。


「可以喔我的愛人。」雖然是由自己主動的吻上去,可是終究還是初吻,空松害羞得將眼神移開。


輕松見狀不自覺的加重了握著手的力道,「真是的…」然後伸出了另一隻手將空松的臉給提起來,然後深深的吻下去。


「我愛你。」


【END】



水陸同居梗真係可以萌一輩子!!QQ

不同狀況下的同居PARO,不同方式的原因邀請都很可以^q^

本來想先補完上一條世界線的水陸結婚那篇才開始寫其他可是突然好喜歡帶點暴君mode的秋羅! 不過因為喜歡大家都溫柔對卡拉所以這裡也只是帶點強氣(?)的秋羅。裡面偷偷塞了paka kara,故意在秋羅上班時才來以探望之名實為騷擾之實的二人(尤其是長男)XD


以下收點廢話...可以不用看也沒關係XD

好久沒寫到一篇完整的!

靈感女神與我的神都離棄了我好久…女神最近終於算是回來了;;口;;(雖然手感...(ry)

因為總總原因拖了好久才寫得完,也有快完成時卻差點想整篇刪了。各方面的都很不順/__\ 


寫同人是興趣,每次寫的時候都很開心,真的。

無論是突然的有了靈感那瞬間、邊構想邊找尋合適的詞彙還是最後看著成品的這刻。

中間空窗了整整兩個月,什麼沒想到什麼也寫不出,雖然不是也不會以寫作為生,可是還是覺得有點…稍為有點空虛呢…

寫不出什麼人生大道理也沒有能觸動人心的文筆,只是能寫到、能被一個人喜歡都已經讓我很高興。

最開心是曾聽過有朋友因為我的一篇而產生某對CP的興趣,那刻的肯定是真的很感動;;_;; (如果是我誤會了也請必更正我讓我高興多一會XDD(#) 雖然之後回想起總是覺得自己也許聽錯了也說不定...)

所以很感激有看過我的文章的你,也很感謝曾給予我鼓勵的大家!;;__;;

還有每篇都一定要加的最後這句,因為有點強逼症所以每篇文章都一定要這樣結尾,可是這是真的、每一次都很衷心感謝你有看到最後,無言感激!

有種最近也許很長時間都沒能完成新一篇的預感/__\(希望能打自己臉)

今天是TOTTY日也是六子日呢XD(?


謝謝你看到這裡~

以往所有文章整理連結!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