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陸松】聯名戶口

-兩人隱定的同居生活中

-系列相關:

水陸事變 之後

你的名字我的姓氏 ,不過分開看也是可以的



「我回來了。」結束了一天工作的辛勞,輕松打開門順勢把鞋子脫掉了也把領帶給鬆開了,果然還是回到家比較舒服。


總覺得,好像差了點東西…


對了今天空松沒像往常般會到玄關迎接,不過從室內燈火通明來看他應該在裡面。


「我回來了。」打開了客廳的門再次往內喊道。只見裡面的人在桌上子苦惱地抱著頭,在看著筆記本絲毫沒察覺到他已經回家。


從背後環抱住空松,靠在他背上像孩子般蹭。「怎麼了,有什麼在煩惱的?」


「咦輕松你回來了,糟了已經這個時間,完全忘記了準備dinner。我現在就去」說罷想站起來,不過卻被抱著不能動彈。


頭埋在肩上,「你還未回答我,是有什麼事情在煩惱嗎?」手輕撫著髮絲,在對方不好好答覆時他不打算放手。


「嗯…其實是今個月家裡的支出,這個月…輕松是不是買了些luxury?」有些困惑的看著手中兩人聯名的存摺簿,旁邊是寫滿了資料的筆記本,內容記錄了每個月必要的開支、附近超市特價時段,還有些優惠券放在裡面。


作為家裡唯一的經濟支柱,要買喜歡的物品也沒問題,只是他比較希望能先提前跟自己說聲。


「喔,抱歉我忘記了。」想到家裡的人為了這件事而苦惱就覺得好笑,又安心下來了。「下次會先告訴你的,吶我餓了。」


「你先去洗澡,我來準備飯菜,不過也許沒這麼快要多等一會。」


「我明天休假。」


假裝沒注意到對方話中的含義,空松拉起輕松,「那你今晚可以看VS嵐(1)看久一點了。」


「早就播放完了。」


「別鬧了明天還要回老家的。」無視了輕松嘖的一聲,把他推進浴室。“慢慢洗也沒關係的。」


「不如外出吃了你也不用太操勞。」


「No no, bros. 別忘了我們今個月的支出有點over了。」


把門關上,餘下輕松在裡面。扭開蓮蓬頭,他想到當時跟空松準備一起開聯名戶口時的情況。

 

 

 

=================================

 

 

 

「是不是該一起開個聯名的戶口了?」婚後的某一天,輕松看著報章上的某家銀行的廣告。


「Good idea。這樣我們之後也比較方便。」


「反正也結婚這麽久了。」繼續翻著報紙,思索著該選擇哪一間,這間需要的存款比較低,可是這一間比較近家裡,得好好考慮一下。


「對了輕松,我們都結、結婚了了一段日子。」說到結婚二字時還是會覺得很害羞。「是不是該跟家裡說聲?」


輕松聞言抬起頭來:「是呢,找天回老家跟父母好好的說吧。」


他回想起結婚這件事也只有跟兄弟們提及過,然後六人一起去喝酒吃關東煮當慶祝。當時大家是有點詫異可是很快就接受了,該說不愧是他們的兄弟嗎,無論是怎樣都能接受。


雖然沒明說不過豆丁太從他們的行為對話當中也能猜測到了吧,是從小認識的、一個很好的朋友。「恭喜了呢,要幸福喔混蛋白痴!」在他醉倒後彷彿聽到有人這樣對他說,現在想來也許不是幻聽。


可是跟父母也只是很簡單的提及過兩人同住的事情,以往每次回家吃飯二人都很有默契地把婚戒除下。


父母,有察覺到嗎?


這個話題他們兩個也有各自猜想過,不過在此之前誰也沒這個膽量提出。


「「會接受嗎?」」 異口同聲地說出,兩人看向對方尋求著勇氣。


輕松伸出手緊握著空松的手,十指緊扣,凝視他的雙眼,柔聲說著:「一定會的,是那個容許了我們一直當廢人這麼久的、我們的父母。」


——就算不被接受…也是沒辦法的事,不過也不能…


「也不能一直隱瞞下去,right?」像是猜到了對方心中的想法,空松接著說下去,頭靠在他肩上,輕輕嘆息著,被輕松看在眼裡。


「吶空松,你覺得…要去哪間銀行比較好?」故意轉移了話題。


「No plan.」意思是你決定就好。「啊不過,我們兩個在戶藉上沒有正式的…也可以嗎?」


「我們本來是兄弟的話沒問題吧。」


「是兄弟呢…」


「現在去吧。」拉住旁邊的人一起站起來,被拉住的空松看了一眼牆上的鐘,時針已指向五點鐘了:「可是銀行關門了。」


輕松搖了搖頭,「我突然好想去吃炸雞,附近不是有間新開的店嗎?」雖然有點貴,不過空松喜歡就可以了。


「可是那一間so expensive,還是算了吧。」知道對方在想辦法讓自己打起精神,光是這點心就感到暖暖的。


於是他抱住了輕松,「因為是bros才讓我能從一出生就跟你相遇,雖然有苦惱的事,不過我不後悔。」


「…白痴啊你…」


「You're my favorite flavor.」


「我也是。」


想就這樣抱著,永遠不分開。

 

 

 

=================================

 

 

 

洗完澡的輕松愉快地哼著歌走到客廳,等待著晚餐的到來。想到待會空松聽到他要宣佈的事情高興的模樣就可以讓他暫時原諒被拒絕的事,雖然下次不會讓他好過了,在床上。


之後也沒等多久,香噴噴的晚餐就被放到眼前。


「「我不客氣了。」」


喝了一口海帶豆腐湯,爽滑香嫩的豆腐放進口中,每次輕松都能從飯菜中感受到空松用心的準備。以那傢伙的話來說就是放進了自己的愛吧,忍不住笑了。


「今天有發生些有趣的事嗎?」


「沒有,只是想到了某個很笨的人。」把喝完的湯碗放下,順便拿起了藏在身後的一疊資料。「空松看一下這個。」


從對方手中接過了紙張,看著裡面的內容他驚訝得合不攏嘴,「這、這個是…」


「喜歡嗎?」


「所以說那些錢都花在這上面嗎?」放在最上面的是北海道的旅遊單張,以及在印著他們兩個名字的機票,和一堆行程資訊。


輕松點了點頭。


最讓他驚訝的是,他只是在幾天前在電視上看見北海道的旅遊節目,喃喃自語說著好漂亮。能被如此重視讓他感到很窩心,不過之後也得注意點言辭了,不能再讓輕松為了自己而花錢,畢竟他為了這個家已經放棄了偶像這個興趣。


「很喜歡。」


「所以也會有應有的獎勵吧。」壞心眼的說著,「反正明天全日休假,晚點才回老家也可以。」然後欺身吻住了他。

 

 

 

【END】

  

  

  

(1)VS嵐,每週四 19:00 - 19:57在富士電視台播放

 

 

水陸的同居梗真的好萌>w< 只是還有想法就會想繼續一直寫下去。

這篇承接著 水陸事變,是同一條世界線下的他們XD

兩個是已經結婚了已經被家裡眾人(包括父母)都承認了的幸福新婚小夫婦(?)。


我好喜歡暴君秋羅這個設定!!! 所以我心中水陸裡面的秋羅都有點霸道(尤其在床上(#) 可是平日很疼卡拉對他超好的!

還有水陸最喜歡的一點是他們雙子的設定,所以內文一直努力的讓他們像是心有靈犀,互相很了解對方的想法,這樣的感覺。若是有能好好的表現出來就好了QAQ


因為是同性,更因為是兄弟,所以要承認喜歡上對方是個很艱難的決定吧。一開始很亂來的兩人決定離家出走,之後想必要面對一門子現實的困難,不過我是卡拉媽咪(?)我會盡力讓你們都幸福的!


謝謝你看到這裡~

以往所有文章整理連結!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