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度松】 情調這回事

-什麼也沒發生只是很安定的點到即止(?)
-有點擦邊球, 也許(猶豫要不要加個R15 TAG好?)
-女裝有



=================================



「輕~松~~~」


剛拉開大廳的門就聽到了一把裝可愛的嘔心語調叫著自己的名字,輕松感到一陣惡寒。然後接下來他所看見所感到的事讓他很後悔此刻沒依從自己的生理反應直接逃跑。


「你想先洗澡? 先吃飯? 還是先、吃、我、呢?」


輕松還呆在門前,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見的事物。他揉了揉眼睛,然而站在前方的依舊是同一人,正穿著咖啡色外套、藍色迷你百摺短裙,頭上正戴著貓耳朵和長粉紅色假髮的,自己的兄長。


這算是cosplay嗎? 輕松內心忍不住吐槽,只是現實的他詫異得說不出話來。


直至…


「所~以~說~~輕松要…」像是受不了沒反應的人,粉紅色的身影邊扭動著邊繼續以(自己認為)很可愛的聲調重新問道:「先、吃、我、嗎?」


「“不要我拒絕。」由於眼前的景象過於驚嚇,輕松連想要罵人的心思也沒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讓對方把這套跟他一點都不相襯的衣服脫下來,慢住,他是在那裡找到的?


無視著對方裝哭說輕松很壞很討厭直接問道:「小松哥哥你是在哪裡找到這套衣服的?」


「就在你平日收藏小黃書的地方。」得意洋洋地笑著,「想不到還蠻合身的,輕松你難道故意買來讓我穿的嗎?」


「才不可能! 快點給我脫下來!」 聽到對方又擅自翻找自己的東西後抓狂起來,嘗試抓著對方。


意外的是不廢吹灰之力就順利捉住他了,該說根本就沒打算逃走。


「討厭啊輕松,就這麼急著想脫麗華醬的衣服。」還邊說邊抓緊著裙擺。

「所以說到底誰是麗華了? 算了…」 放棄了跟對方在無論的事情上爭吵,輕松鬆開了手打算繞過他進裡面休息。


卻在此時被對方一手拉了過去,也因此失去平衡倒在了他懷裡。


「好過份喔輕松,難得哥哥想著替你慶祝生日給你的驚喜你卻視若無睹,我都寂寞到要死了。」抱著他像是個小孩子般撒嬌。


「那麼你快點去死好了,還有我不是今天生日的別裝作記錯了跟我同一天生日的你!」


「別在意這種細節啊櫻桃松,你完全不懂得任何情趣才一直都是童貞啊童貞松。」


「至少看著你穿喵醬的服裝一點都沒能讓我興奮起來。」對著愛撒嬌的人嘆了口氣,“我很累了,快放開我。」


小松咂了咂嘴,手卻很老實的放開了。


之後輕松如願的坐到了桌子旁邊,從背包拿出了剛排了很長隊才能買到的偶像寫真集。

 看見(穿著女裝的)自己居然比不上在鏡頭前搔首弄姿的女生,小松感到有點不是味兒。


跨坐在輕松身上,小松靠近到連呼吸都能聽見的距離,壓低聲線在對方耳邊說道:「吶輕松,你知道為什麼我是你的哥哥嗎?」


「不就因為你比我早幾分鐘出生嘛…」呼吸早已變得急促,平常只要是他沒故意惹自己生氣的觸碰都能讓自己興奮起來,「混帳長男…」


「正解! 不過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小松故意的晃動了一下刺激著輕松。「那是因為,你是註定被我壓在下面了。」然後像是要跟人宣示主權,吸吮著頸部並故意留下吻痕。


「住、住手…」


「不要,」沿著頸部一直向上啄吻,直至耳朵前才停下,同時手伸進了衣服裡面不安分的在對方身上恣意摸著,「直至你只看著我為止。」


【END(?)】


本來想繼續寫下去不過, 我累了XDDDD

也不懂得怎樣接下去可是想在速度日(3月1日深夜凌晨)寫一下速度這對! 覺得長男就是會幹這種很欠揍的事情! 

對我就只是想寫穿著女裝的長男上秋羅的故事! (然後不懂接下去(ry)
如果之後想到會再打的、如果!


我還未睡的現在還是3月1! 不過我是偏oso choro派的^q^


喜歡佔有慾很強的長男! 喜歡只要被碰一下就會很緊張很興奮的櫻桃松秋羅! 

謝謝你看到這裡~

以往所有文章整理連結!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