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木松】願者上釣

只有你不知道 的後續,不過就算沒看前篇也ok!




「說起來空松哥哥,你為什麼要用這個來當魚餌?」指著那早已經變得濕漉漉的信封。

「對魚兒表達我的愛意。」

椴松沒忍住反了個白眼,「你是笨蛋嗎,這種東西才沒可能有魚上釣。」

「那應該用這個嗎?」說著空松從旁邊拿出了藏著很久的花束。

「快點停手這樣要變成自戀狂了!」椴松被氣得想直接拋前面的人進魚池當餌,搞不好還有可能釣到魚上來。

真是的,玫瑰花不是應該拿來送給喜歡的人嗎……這人真的各方面都讓人很痛。椴松鼓起泡腮看著另一方向。

似乎是沒想到這個舉動會惹來對方生氣,空松緊張的衝到他面前,蹲下來和他平視著,就像以往一樣。

「生氣了嗎?」

「才沒有。」

「那為什麼不看著我?」

「才沒有。」雖然身體是向著空松可是卻別過頭沒正面看他。

見弟弟依舊在鬧彆扭,空松有點沒好氣的笑著。

「有什麼好笑的?」

「只是覺得my brother真的很可愛。」空松撥了撥頭髮,然後把花束舉起,「Totty送給你的。」

「咦,為什麼…?」下意識伸出手來想接。

「就當作是兄弟願意陪伴自己來釣魚的gift。」

「夠了!」剛才伸出的手緊握成拳頭,被氣上頭的椴松站了起來,他已經決定好要先揍一頓他的兄長再拋他進魚池,連那束花一起。

真是的,這人到底有多不懂讀空氣。好痛啊,心也好痛。

「這是送給自my lover的花束。Totty會接受的吧?」表情依舊沒有改變也沒被嚇倒地說著,除了臉上因害羞而泛起紅暈和不經意的轉為半跪在地上。

這些很微細的動作也被椴松發現了。

然而他沒發現的是自己臉上也因此而紅透了。

「真的…很痛啊空松哥哥。」大概是意識到了,邊說著邊用手遮掩著自己的臉。

空松立刻站起來,擔憂地看著,並考慮待回一定要把經常跟自己說好痛的弟弟抓去作檢查。

透過手指間偷看前方一臉焦急的人,椴松笑著抱住他,「最喜歡你了,空松哥哥。」

這次終於能好好的說出口了。

「我也… I love you, Totty。」回抱著對方,空松覺得實在是太幸福了。

「好痛啊,別突然改變說法。」口中抱怨著手卻依然緊抱著。


【END(?)】



二人正牽著手回家。

「Totty,」

「怎麽了?」

「我今天釣到了一條big fish。」

「別鬧了,無論是信還是花都不可能釣到。」

「釣到了,名叫todomatsu的lovely fish。」



【END】


因為親友跟我說上一篇材木松很虐totty所以讓我寫個續篇,於是就生了這篇甜甜的。所以雖然是叫續篇分開看也是ok的!>w<

只是釣個魚,為什麼要穿這樣閃亮的褲子啊,為什麼有情信,為什麼有花!!!還要是一大束的!!!

好喜歡材木二人散發出的少女漫氣息^q^


謝謝你看到這裡~

以往所有文章整理連結!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