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陸松】水陸事變

-空松事變後

-其實大家很愛カラ松只是不懂怎說出口

-親情向為主

-同居梗,其之一

-會有後續的

-標題隨便想的抱歉!!!






深夜時份,為了不吵醒身邊兩旁熟睡的人,男子正放輕動作收拾著,應該說是因為不想被住任何人發覺到才故意挑這種時間。

盡量以帶走最低限度、最不影響到大家程度的物資離開,把袋子的拉鏈拉上後,再多看了一眼依舊在睡夢當中的,最重要的兄弟們。

「再見了,bros。」沒有說著平日的痛話,卻下意識做了慣常的耍帥動作,這次依舊被無視了,沒關係的是因為親愛的兄弟們都睡著,男子如此想。

在離開之前再多看了一眼,縱然不捨還是拿起了行李踏出了房間。

「空松你要去哪裡了?」門快要關上時聽到了自己的名字,名叫空松的人即使沒轉過身也能認出,這是在自己之後的弟弟 - 輕松的聲音,雖然他依然沒有加上哥哥的稱謂。

「哼~吵醒你了嗎bros? 我現在正要去名為人生的試煉…」

「閉嘴,痛死了。」聽到對方說著莫名其妙的說話的輕松忍不住立刻吐槽了。

「……啊,抱歉呢輕松」與平常一樣的對答,今晚給予別人的感覺卻有點不太一樣,「早點睡吧bros,你明天不是還要早起去見工嗎?」

為了不再吵醒其他的兄弟把門關上,邊向樓下走去。空松對於把弟弟弄醒了感到了抱歉,他知道輕松是較為淺眠的人所以有更加小心。

「你是要拋下我們,離開這個家了吧…」不是問句,這是輕松從空松故意在這種時候收拾外出以及他今晚不太對勁的對答後得出的結論。

一樣的衣著一樣的痛話,很不一樣的態度,與本來的他很不同的感覺,可是空松除了很痛的品味和言辭外,本來的他到底是怎樣的人呢?

雖然現在應該不是思考這件事的時候,他只知道要是現在這刻不留著眼前的人,不知道要多久後才能再見到面、會否還能見到面,對此他沒有確實的推測,只是直覺這樣告訴他。

「………」

等了好久也得不到回應,輕松開始有點著急,「吶,說好了的吧。約定了讓我養你,工作都還未…」

「輕松是信守promise的人呢,可是…」 「那讓我跟你一起走吧。」

「可是…」 「別說了空松,在這裡等我,我也收拾一下。」

把呆著的哥哥放著,擅自的轉身走上樓梯:「至少…也把我帶上啊笨蛋次男!」

看著邊罵著笨蛋邊氣沖沖的走上二樓,難得對自己撒嬌的弟弟的背影,空松雖然不太明白還是坐在客廳等著。


==============================================================


剛說出了這樣的話,對於之後的生活還是很擔心,他們兩個好歹也是在家當了一段不少時間的啃老族,雖然也絕不是值得說出口的一件事。

連今晚要睡在哪裡都還未知道!

就算是這般令人擔憂的生活也還是選擇要離開,是因為已經再承受不了吧。

那件事的確是他們五人的錯,就算空松要不原諒也是沒辦法的事。可是他是個奇蹟般的笨蛋,溫柔得讓人覺得很痛,沒辦法對兄弟生氣可是卻也沒辦法再留下來了。

所以才特意選擇在深夜自己一人靜靜的離開吧。只有這種時候,輕松才會覺得自己是個淺眠很容易被弄醒的體質實在是太好了,雖然平日受到很多苦。

那傢伙是個溫柔的人不會拒絕自己的請求,也許對於想遠離他們的空松,提出一起走並非他想要的結果。

就算這樣,也絕不能讓空松自己一人離開這個家,沒自信能說服他留下,只能衝口而出的讓對方帶自己離開。

邊想著這樣的事情,一邊把需要用的衣物放好,有點不捨的把偶像周邊和應援物品放下,「抱歉呢喵醬,這次太匆忙了,而且…我會回來的,與笨蛋空松哥哥,要等我回來喔!」

把襯衣穿好,準備把六人一款、自己的那件綠色連帽上衣拿起時他發現到,摺得很齊整的藍色那件正平放在旁邊。

輕松把它拿起,然後把連帽外套一併收進了袋裡面。


==============================================================


「抱歉要你等了,可以走了。」就算離家出走本來就是件讓人擔憂的事情,也不能讓他們過份擔心,輕松也順便留了個紙條告知。

真的在客廳乖乖等著的空松,聽到對方的聲音站了起來:「Bros,真的決定了要跟我一起離開? 將來的路途可是會充滿著艱辛與…」

「知道了別再說了,」輕松伸出了手,「就算有多困難,我們兩個在一起就不用怕了吧。」

空松笑著也伸出了手,在碰到的一刻感受到了兄弟傳來的溫暖,從手至心中都感到暖和起來。

「咦輕松你的衣服…?」

「收拾的時候看見了某個笨蛋忘記了帶上這件衣服我只好代替他拿來了。」穿了藍色那件連帽上衣的輕松揮了揮另一隻手。「那就走吧。」

明明是如此令人不安的生活,可是有對方在一定沒問題的。

「對了空松今晚你本來打算走到哪裡?」

「喔,今晚的住宿,」只見空松嘆了一口氣,「No Plan!」

松野輕松,現在已經想回家了。


【END】



他們最後還是搬出去外面住了,恭喜老爺賀喜夫人!!! \^q^/(?



第四話裡面輕松對空松說的那句「最壞的情況我養你吧」,還我狠狠地掉進了水陸松的沼。

太萌了,求秋羅養卡拉啊,頂多我給你錢養他吧!

秋羅很容易被人吵醒,擅自腦補他是個很醒睡的人,謝謝官方為了玩他讓他一直被別人吵醒^q^(?)(秋羅:幹!)


在這條世界線(?)的水陸松要幸福快樂的生活下去。

這是在空松事變後,空松是溫柔的人,恨不了兄弟們可是每當想起當日被遺忘(和輸給了梨子)的事情還是會覺得痛苦,所以選擇了獨自離家的故事。

雖然設定長這樣可是本體是甜的,請相信我!


同居梗實在太多東西可以妄想,也已經在寫了幾篇後續,遲點陸續的放上來。
-其之三: 你的名字我的姓氏
-其之四: 聯名戶口


謝謝你看到這裡~


以往所有文章整理連結!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