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カラ/donhira】Yes I Do…?

幾乎是每天的例行現象,一松在相若時間會帶上代表熱情真愛的紅玫瑰闖進赤塚辦公室。

「小貓咪現在已經是lunch time了,跟我去約會吧。」用力地推開門,大步地往右前方的第二個位子走近。

カラ松瞄了一眼電腦右下方的時間,剛好十二時正,「BOSS還有三十分鐘才到我的午膳時間,請你離開。」

「沒關係吧,才只差這點小時間。」一松朝他身後坐在最遠處,從他進來開始就沒停止抹汗的中年男士揮了揮手,「對吧小貓咪的上司﹖」

只見他點頭如搗蒜,生怕慢點答應就會被子彈招呼,想到一松首次進不來時便將公司大門轟爛仍心有餘悸。「松、松野君,你不如先去吃飯吧…」

「好的。」カラ松頭痛地揉揉額角,不想再額外帶給同事困擾,只好按下儲...

【おそカラ/偵探館主】Dying message


  如不小心按進請先看上面這裡~


おそ松用腳輕輕的將部分的字抹去,僅留下了一個姓名。

「我會替你找出犯人,即使直到最後你都不忍心將他供出來。」他趴在靜靜地躺在地上的他旁邊,像是不願吵醒正睡得香甜的他,柔聲傾訴著愛意。

「不過呢,我可不願意將從我手上奪走了你的那傢伙留給其他人,無論是誰我也無法原諒。」

おそ松輕撫著他的前髮,「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他在他的額上印下一吻。

所以等我,我會在他親

【おそカラ/偵探館主】Dying message


  如不小心按進請先看上面這裡~


おそ松用腳輕輕的將所有字抹走。他決定以最後的力氣向不接受他們的世界抗爭; 他選擇用最後的方法守護住他的名譽。

「我好好的接收到了,カラ松。」

「我會替你找出犯人,即使直到最後你都不忍心將他供出來。」おそ松蹲在已經失去氣息一段時間,卻依然美麗得彷如沉睡中的他旁邊。

「我已經知道,犯人現正身處這個世界的某個地方,不、是在這個房子的某個角落。」

おそ...

【おそカラ/偵探館主】Dying message

『おそ松 愛してる』


地面上歪歪斜斜的血字,即使是專業的鑑證專家也未必能第一時間確定其內容,然而おそ松卻一眼看出來了。

「你是笨蛋嗎…dying message是用來指出兇手的方法啊…」


到底おそ松該怎樣處理這些血字? 

如上面網頁開不了可按下面兩個選擇

  -要全部抹走嗎﹖

  -還是要留下﹖


謝謝你看到這裡

以往所有文章整理連結!


【長兄松/おそカラ】 Party Time

悠閒的平日午後,おそ松與カラ松兩人正躺在家裡無所事事。

「很閒啊——」躺在旁邊隨手翻著雜誌的おそ松不安分地嚷著。

カラ松照著鏡子,絲毫沒有要搭話的意思。

「カラ松? 」

「嗯? 」

「很閒啊カラ松,你不覺得應該找點事去做嗎? 就我們兩人。」

「嗯。」視線依舊沒從鏡中離開,連おそ松一直在用腳撩他的手臀也沒打算要理會。

おそ松咂咂嘴,再度將注意力放回才翻了半頁就被拋在旁邊的可憐雜誌。他用力地翻著書發出唰唰的聲音。

「カラ松! 」才沒安靜幾秒室內再度響起自己的名字,被唸到的人這才轉向聲音的來源,映入眼前的是被おそ松以腿夾著的紙張。

伸手將有點皺巴巴的紙取下來,「湖中女神像? ...